我今世是个女人。
我蛮坚强,我极脆弱,
我很聪明,也相当愚蠢。

人们常说信仰就是爱,就是自由。可是我想爱是一种终极的牺牲,爱是疯狂的。极度的爱从来都是不理智。如果一个人一辈子做一个超现实主义者,应该是比谁都能理解疯狂和牺牲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那么殉道和激情是同一个单词吗。

评论
热度(17)
  1. 浮生若梦。眠空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糍饭团眠空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眠空眠空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青春诗社

© 眠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