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今世是个女人。
我蛮坚强,我极脆弱,
我很聪明,也相当愚蠢。

所谓极致的爱,清醒时才可意识到它的浓烈,而这浓烈实存于疲倦不堪,趴在灯花噼啪炸裂的案上,一场短梦里,比梦里的笛声更短。非转瞬即逝,而是转瞬隔世。 ​​​

评论
热度(15)
  1. 眠空眠空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青春诗社

© 眠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