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今世是个女人。
我蛮坚强,我极脆弱,
我很聪明,也相当愚蠢。

必须一起死一次才算毫无瓜葛的活过

我对自己可以将流动的一切编制成网的天赋,深信不疑。我的网,每个网眼都只比大海上相对应的岛小一圈儿拥抱的尺度。海是铺在眼光上面的蓝色缎面毯子,岛和船都有一颗永动机造的心,不停的扭捏摇摆,让眼光不能沸腾。
我能完全隐没在你的影子里的时候,才能确认在你身后的我与你距离刚好,迎风而行的我吸食了太多的你的气味,为了有那种看上去就想要飞翔的美,身子都被撕成条状,你一回头它们就分散,你一转回身它们就聚合。
殉情那天你手里抓着一颗空心的贝壳,我手里抓着一把粘稠的海草,我们都知道,海草终究会烂掉,贝壳早晚回上岸,但必须一起死一次,才算毫无瓜葛的活过。

评论(1)
热度(10)
  1. 静水流深眠空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眠空眠空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青春诗社

© 眠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