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今世是个女人。
我蛮坚强,我极脆弱,
我很聪明,也相当愚蠢。

时间和空间成为两条相乘的线,得出一个庞大的数字,从此里面只能填塞回忆的尘屑。就如同某个初日萧条的城,某个失势的季节,某条废弃的铁轨。一点点掩埋,直到消失在视线里。我对很多事情的记忆,都模糊了。

评论(2)
热度(13)
  1. 眠空眠空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青春诗社

© 眠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