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今世是个女人。
我蛮坚强,我极脆弱,
我很聪明,也相当愚蠢。

你是我流动的北方,是九月风中水分渐失,却愈加柔韧坦然的蒿子杆、草茎和落到草丛深入没有声音的草籽之轻,是又高又蓝的天上,看向你的云朵,很快地移动,消失在千重山的灰蓝里。

评论
热度(8)

© 眠空 | Powered by LOFTER